聚焦大运河 | 明清戏曲:在京杭大运河里源远流长

摘要: 在传统戏曲界,向来有“水路即戏路”的说法。明清时期,当时的一些主要戏曲活动,都与京杭大运河水生过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的关联。

11-09 06:28 首页 最江苏

“最江苏”导读

在传统戏曲界,向来有“水路即戏路”的说法。明清时期,当时的一些主要戏曲活动,都与京杭大运河水生过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的关联。


在传统戏曲界,向来有“水路即戏路”的说法。明清时期,当时的一些主要戏曲活动,都曾与京杭大运河发生过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的关联。


明清时期是中国古代戏曲的一个繁荣与发展时期。今天中国众多传统戏曲的声腔或剧种,多数都是从那时起发展演变而来的。


在传统戏曲界,向来有“水路即戏路”的说法。所谓“水路”并不仅仅指的是一条普通的河流,它实际上指的是一个重要的交通水道及与这条水道紧密相关,并被这条水道带动起来的经济、文化带,与戏曲欣赏人群的聚集区。


人们在研究明清戏曲史时会普遍感受到,当时的一些主要戏曲活动,都曾与京杭大运河水发生过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的关联。


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沿岸的北京、扬州、苏州等城市是全国最重要的戏曲活动中心。苏州、扬州两座城市之所以能成为戏曲活动的中心,某种程度上都得益于京杭大运河。


扬州何园中的水中戏亭


清代,扬州附近两淮盐区有全国产量最高、行销区域最广的盐场,是清政府最发达的盐生产、运输、销售的集散地与中转地。同时,在文化生活上,盐商们普遍追求“俳优伎乐,恒歌酣舞”的生活。于是,以盐商的经济支持与文化消费需求为主要动力,戏曲在扬州走向兴盛。


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沿岸及其附近地区是著名戏曲声腔与剧种的重要发源地。如明代四大声腔中,除弋阳腔外,海盐、余姚二腔都产生在运河附近地区,昆山腔更直接产生在运河岸边的苏州。


昆山腔产生于运河岸边的苏州(图为昆曲《牡丹亭》)


昆山腔出现并逐渐演变成著名声腔,除了自宋元以来,这里有较好的戏曲传统这个因素外,还有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一是运河的因素。因临近运河,苏州成为南北戏曲、音乐的交汇点。二是欣赏与创作群体的因素。因经济、贸易的发达与繁荣,苏州成为富庶人口相对集中的地区。这些人群中,尤其是士大夫与文人们,对戏曲有更高、更艺术化的要求。


以此为基础,魏良辅等人才走上了改革昆山腔的道路,使得昆山腔由“率平直无意致”变成了“清柔而婉折”的艺术。这是一条提高与雅化的道路。


苏州戏曲博物馆


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沿岸城市是各地、各种戏曲声腔与剧种的吸纳之地。由于运河沿线多经济与商业发达的城市与市镇,所以,明清时期,各地的声腔与剧种,因各种条件或机缘,往往都会向京杭大运河沿岸的城市和市镇靠拢与聚集。这成为明清时期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


以清代的扬州为例,就曾聚集了各种声腔,除昆曲外,来自各地的声腔,如弋阳来的高腔、句容来的梆子腔、安庆来的二簧调、湖广来的罗罗腔等,都曾先后向这里汇集。正因为聚集了众多的戏曲声腔及种类,才使得扬州组织、管理戏曲的人们(两淮盐务官员)不得不将之进行分类管理,于是便有了“雅部”“花部”的划分。


“花雅”的提出与划分,肇始于扬州,是其将各地戏曲聚集在一地的结果。它一方面反映出清代中期各地、各种戏曲繁荣的情形,一方面也体现出扬州对各地戏曲的强大吸纳力量。


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是一条最重要的戏曲传播通道。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沿岸不仅是一个吸纳各地戏曲的地方,其水路还是传播戏曲的重要通道。沿着运河,北方的戏曲传播到南方,南方的戏曲也传播到北方。


以京杭运河为故事背景的民族歌剧《运河谣》


产生于山东的柳子戏(东柳)曾沿着运河传播到苏州,留下“吴下传来补破缸,低低打打柳枝腔”的诗篇;产生于秦陇(陕西、甘肃)一带的秦腔,曾因来自北京的魏长生的到来,在扬州出现“到处笙箫,尽唱魏三之句”的热潮。这些都是北方戏曲沿运河传播到南方的显例。


海盐腔产生之初,主要是在南运河及其附近传播,所以,徐渭《南词叙录》中说“称海盐腔者,嘉、湖、温、台用之”。随后,它沿运河一线,南下杭州、余姚,北上苏州、松江;以演唱“二簧调”为主的徽班,发源于安徽南部山区,因为扬州盐商中多徽州人,所以也就有了向扬州靠拢的机会。进入扬州后,经过不断的艺术实践,徽班艺术获得了大幅提高。


京杭大运河,这条在全国和区域社会中占有重要地位的黄金水道,成为戏曲获得生存与发展的“戏路”。


资料来源:中国经济信息社、光明日报

小编:杨妍


首页 - 最江苏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