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幼儿园缺乏课程资源,阳光盒子试图用唱戏机破局

摘要: 一个盒子解决一个老师的教学难题。

11-09 14:03 首页 芥末堆看教育

(老师在为幼儿班孩子放阳光盒子里的课程内容)

芥末堆 宁宁 10月19日报道


今年7月,教育部公布的《2016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77.4%,比上年提高2.4个百分点。而2009年,这一数据仅为50.9%,近十年来增长幅度明显。 


但另一方面,当把77.4%的毛入园率对应到实际的学前教育场景下,短板就显而易见了。农村学前教育水平目前仍然落后,尤其是村级幼儿班,作为学前教育的“最后一公里”,得到的支持远远不够。 


过低的师生比让本就专业能力不高的农村幼师教学困难,教学质量低。农村学前教育小学化、粗放化倾向严重。因教室缺乏电教设备和互联网的接入,对现有农村幼师而言,获取优质教学资源和教学材料相对较难。


怎么为这些教师提供适宜的支持和辅助?一直推进乡村教育信息化行动的公益机构“阳光书屋”正在通过“阳光盒子”项目探索解决方案。阳光盒子通过“唱戏机”,将北京儿童早教机构谷雨千千树的学前教育课程资源输入到农村幼儿班的课堂上。以一种轻量、可复制性强的方式解决老师上课的实际困难。



农村附设幼儿班:一个人带42个学生

10月10日,甘肃陇南礼县下起了雪,当地一所村小附设幼儿班的班主任王蕾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班里42个学生出去活动。不出去活动的时候,孩子们上完早自习后,开始一节阅读课,大一点的孩子会学习认字。


这是一所农村完全小学,设有一到六年级,同时还有一个附设的幼儿班,老师实行包班制。学校总共128个学生,只有6个老师。今年王蕾负责幼儿班,同时兼任一年级语文和数学老师。刚开始,王蕾很害怕教幼儿班,因为42个学生中,3到6岁的孩子混在一起,学生情况复杂,她不知道该怎么教,教什么。


镇上的中心小学为幼儿班统一配发了“教材”,但已经涉及到单双数等小学一二年级的内容,很倾向逻辑思维,学生理解不了。每次上课前,她只能临时去想大学时学习的一些音乐、舞蹈和游戏活动,然后给学生们上课。她也明显感觉到,这种做法很不系统,而且每次临时准备也让她很慌张。 


河南嵩县的一所村小附设幼儿班班主任李雪也在遭遇类似的困境。学校总共有170个学生,只有8个老师,她在带幼儿班的同时,还要兼教三年级的数学课。幼儿班22个学生里,也是有大小不一的混龄孩子,最小的不到三岁,最大的五岁。 


上面为幼儿班统一配发了“教材”,内容涉及语言、拼音和数学。她也明显感到“教材”内容不适合班上的孩子,因为里面涉及到不少小学的知识。同时,班上已经上过一年或两年的大点孩子,每年都看到一样的“教材”,对课堂更提不起兴趣。 


为了破解这种困境,李雪只能在办公室唯一的一台能使用的电脑空着时去搜一些儿歌,她自己先学,然后再去教孩子。在照顾22个学生的同时,她还要带三年级数学课,因为精力很有限,导致搜集课程资源的时间非常少。 


师生比低、教材不合适、教师教学困难,这在农村学前教育中是一个普遍现象。在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和江苏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做的一项《贫困地区农村幼儿园的必要性及其发展策略》课题中,课题组调研了175个行政村,有94个村子建有幼儿园,其中超过一半的民办园和小学附属园师生比低于1:20,有11.8%的民办园、5.6%的小学附属园的师生比低于1:40。 


另外,根据教育部2013年发布的数据,农村幼儿园教师的学历状况以专科和高中为主,其中高中学历和高中以下学历占48%,远远大于城市23%的比例。阳光盒子负责人高任骋说,在此前的走访调研中,他们发现农村幼儿班老师大致来源三类,一类是年纪较大的小学退休教师,另一类是从小学转岗而来,还有些村民自己办的幼儿园,村民请外面的老师上课。 


多重困境困扰着王蕾、李雪这样的农村幼儿班教师的教学和发展,也制约着农村学前教育的发展水平。

唱戏机带来的课程资源 

高任骋了解到,有机构专门提供针对农村幼儿教师的培训,专业教师下去面对面与老师沟通。这种人与人直接沟通的效果他很认可,也不可或缺。但专业老师下到村一级的成本很高,如果想从更大范围去影响老师,他认为只能试图减少人力的重投入,用一种更轻的方式给到老师支持,“这是我们比较感兴趣的事。” 


(孩子们观看阳光盒子里的课程视频)


一开始,阳光盒子想找到一个成熟的终端产品,将内容合作方谷雨千千树的课程资源放进去,再把终端产品免费发到老师手里。在走访调研时,他们在一个学校食堂的后厨里看到食堂阿姨正对着一台小型唱戏机跳广场舞。能播放视频,音量还特别大,可以插U盘,使用简便。“它很皮实,你怎么弄都弄不坏,成本又不是很高。”高任骋说。初期阳光盒子就把唱戏机确定为终端,从去年7月开始陆续发放给能触达的农村幼儿班老师。


盒子中的课程内容涵盖绘本阅读和听阅读、动作儿歌、律动音乐、游戏等。王蕾是在去年4月参加千千树在当地的培训时接触到这些课程内容资源。当时她在网上买了一个小蜜蜂音响,只能听声音,不能看课程视频。尽管如此,这也让她惊喜不已。有了这些材料的辅助,她知道了教什么,“减轻了很大负担。”今年5月,她收到了阳光盒子,音质和音量都比之前的音响好很多,也可以在课上放视频。


平时王蕾会把听阅读和儿歌导入课堂。有时候讲得累了,就可以放儿歌,让大孩子学会了教小孩子。“孩子们学会了一首儿歌就天天唱,上下学都唱,小点的孩子就跟着学会了。”王蕾说,幼儿班的孩子都来自附近两个村,全部为留守儿童,大多有哥哥或姐姐在上小学,平时上下学就跟着哥哥姐姐。也因此,为了安全,幼儿班的上学时间完全与小学同步。


刚开始有的绘本故事,孩子不能理解,比如视频里出现的孩子吃披萨、草莓蛋糕,回家进门挂衣服的生活细节。这些和他们的生活场景太远,学生们提不起兴趣。王蕾会放第二遍,边看边给他们讲。到了第三遍的时候,学生们就对故事很熟悉了,理解故事后,他们会要求重复看,看完也更愿意积极回答问题。“有了教学材料,现在慢慢找到孩子们的兴趣点了,他们很喜欢一些动作儿歌。”


李雪是这学期才申请到阳光盒子。有了盒子,她每天中午会给学生们放听阅读,听着听着有的孩子就睡着了。以前午休时,她怎么也无法让教室里的孩子安静下来午睡。同时,她也很喜欢里面的动作儿歌,因为盒子的屏幕太小,不能直接让孩子跟着做,她会先自己学,学完再教孩子。还有律动的音乐课程都是她用于课堂互动的材料。最近,李雪还发现盒子里有一些游戏课程,她看了一会儿觉得很不错,计划未来几周自己学会后,在课上教给学生。


高任骋说,阳光盒子项目现在仍处于了解老师需求、获取反馈的阶段。去年七月阳光盒子最先在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发放,到目前为止,阳光盒子已经发放了600个,一个盒子加上物流总共200块钱的成本。


除了内容与“千千树”合作外,阳光盒子还在渠道上借助公益机构触达有需要的老师。在选择发放地区和老师的标准上,高任骋说,他们更倾向于支持规模比较小的村办幼儿班老师。

挖掘农村幼师的教学经验 

高任骋也收到了老师反馈的屏幕太小的问题,有些老师上完了盒子里的课程之后,会询问有没有更新的课程。根据这些反馈,项目组决定,阳光盒子未来将重点完善硬件和内容。


(老师为学生播放盒子里的课程视频)


“我们现在已经收集足够多的需求,大概知道下一批或者下一代硬件设备都需要哪些功能。”高任骋说,未来盒子的设计可能类似一个平板,能够联网,可以安装APP,连接大屏。不过移动性仍然是阳光盒子强调的。 


阳光盒子总结了老师使用的几个场景,课上是支持老师教学的工具。有老师反馈,会在下课或者晚上备课时拿来自己学。课堂之外它还是老师的一个学习工具。“另外我们现在也在想,有没有可能把这个东西放在教室里,让小朋友自己去看,自己去玩,自己去听。” 高任骋补充说。


内容更新上,阳光盒子计划与更多的内容机构合作,只要是适合农村学前教育的资源都愿意尝试。


此外,阳光盒子还在尝试搭建农村幼儿教师的教研平台。在农村幼儿园走访过程中,高任骋发现有些老师摸索出了本土化的教学方法和教学案例。在甘肃的一个村级幼儿班上,他看到一个老师带学生做游戏,在地上画格子,然后告诉学生右脚跳单数,左脚跳偶数,用这种方式教学生学习奇偶数。高任骋相信,这样有经验的老师一定不少,只是没有被挖掘出来。而恰恰是这些本地老师自己摸索出来的教学经验更适合农村的教育环境,也更容易被其他老师吸收借鉴。


阳光盒子的初步想法是,当幼儿教师提出一个可操作的教学想法得到认可时,阳光盒子会给予老师1000元的资助,帮助老师实现这个教学想法。 


不过,高任骋介绍,目前阶段的重点还是在未来一两年内完善阳光盒子的硬件产品,更大规模地推广盒子,积累更多的老师用户。等老师数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再组织老师教研案例的分享、支持有教学想法的老师可能会更容易些。


(文中王蕾、李雪为化名)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本文作者:宁宁

芥末堆 记者

记录让人怦然心动的教育时刻。

AD




首页 - 芥末堆看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