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记(代后记)

摘要: 蒲公英,又名黄花地丁,出自《唐本草》。性寒,味甘微苦,归肝、胃经,功能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并可催乳。输12临

11-08 21:43 首页 北京中医药大学

蒲公英,又名黄花地丁,出自《唐本草》。性寒,味甘微苦,归肝、胃经,功能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并可催乳。



输12

临证处方中俯拾皆是,并未引以为意,不过寻常药味而已。然行至西藏阿里,世界屋脊之上,再见此小小草药,绽放盎然生机,让我知晓,它在方药书中的寥寥数笔,写就的却是生命传奇。

蒲公英并不稀罕,全国各地随处可见,在灌木丛中,在杂草之间,它卓尔不群,甚至可以长高至二三十公分,向着太阳,开出美丽娇嫩的花,带着不屈不挠的自信,透着达观向上的生命之力。生根发芽,成叶生花,花罢成絮,因风飞扬,马路边,湖泊旁,水渠畔,山脚下,即便在雪域高原,寸草难生之地,甚至在海拔5000公尺、千里冰封的雪线之上,都能落地成家,花艳如霞。阿里地区,即便是炎热七月,仍然十分寒冷。傍晚时分,一阵山风,一朵乌云,带来一场小雪,将盛开的蒲公英掩埋。第二日清晨,阳光灿烂,将冰雪融化,蒲公英又露出坚强的绿叶,挺拔的花茎,金黄的花朵。微风吹来,如与采药人致意,随风摇动,潇洒自信。适者生存,用一己之力,诉说高原生生之道,平添高原绿意生机。耐寒超凡,适应力顽强,让人惊叹,令人佩服。采药过程中还发现,蒲公英中愈是茎叶茂盛者,其根愈是深扎地下,难怪称它为“黄花地丁”,英文名Dandelion,意为“狮子牙齿”。

高原上的蒲公英,没有梅兰竹菊清雅,不似牡丹芍药之国色,普通而不卑微,平凡而不俗气。黄色小花,极尽夏花之灿烂;白色羽翼,延续生生之不息;绿色不羁,绽放属于自己生命的美丽。质朴无华,一如藏民脸上的笑容,一览无遗。

花开花落,蒲公英并未匆匆离去,化作菜肴,风干成茶茗,饥荒之年,可做野菜,食之而不伤胃气。或全草入药,药用善泻胃火,力量柔和持久,不损脾运。蒲公英可食,可药,可煎汤内服,又可研碎外用。其貌不扬,却用生命之机,守护一方疾苦安宁。《本草新编》赞之曰:“至贱而有大功,惜世人不知用之。……蒲公英亦泻胃火之药,但其气甚平,既能泻火,又不损土,可以长服久服而无碍。凡系阳明之火起者,俱可大剂服之,火退而胃气自生。”“至贱”谓之遍地生长,随处可得,“大功”言其疗效确切,常获奇功。

高原邂逅,对蒲公英有了很深的感情,如手中爱卒,常驱之以疗疾患。或以治乳痈乳炎,瘰疬结核;或以疗发热肺炎,咽喉肿痛;或用来治风火赤眼,疔毒疮肿;或以之疗胃炎溃疡,热淋肠痈,配伍应用,常奏奇功。如数年前曾诊一位29岁女研究生,因抑郁症休学在家,兼患慢性乳腺炎三年余,右乳一质硬肿块如掌大,皮肤色暗无溃疡,推之根基尚可移动,病理诊断非恶性,却是遍寻名家,尝试百法,苦无奏效。因缘际会,遇我门诊。患者来自京郊农村,彼时正值初夏,蒲公英遍地开满。我嘱其采蒲公英新鲜者250g,合芒硝100g,捣泥湿敷患处,上盖一层保鲜膜,以湿毛巾热敷,日夜不停,一日换两次药。一周后,肿块竟开始变软;坚持一月,肿块完全消失。此后患者精神状况改观,抑郁之证,也随之减轻。今年患者因他病来我门诊,诉此证再未发过,闻此不由赞叹,蒲公英真有神效也。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公英之境,无矫揉造作之嫌,无挑三拣四之癖,淡泊豁达,顽强不息,默默无闻,赤诚付出,至真至简,造福于这片土地,保康于广大百姓。


我喜欢蒲公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文字|周平安

技术|白颖


首页 - 北京中医药大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