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际儒学联合会12-11 16:41

摘要: 康熙皇帝恰恰抓住了这个牛鼻子,把锄草与施肥、“拔烂树治病树”与“植树造林”统一起来,涵养了良性循环的官场生态。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六月的一天,两江总督于成龙向皇帝提了个过分要求。报告寄出后,于成龙既满怀期待,又感到不踏实。


  几天前,江宁知府陈龙岩不幸病故。于成龙推荐比自己小22岁也叫于成龙的一个人。


  按照大清的干部制度,地方官出缺的,地方首长敦请朝廷补充干部不是问题,但指名道姓、指定岗位,还要由从五品越级提拔到从四品,则严重违反规矩,十分犯忌。如果皇上不理解不支持,后果会很严重,因此这份报告很费脑筋。


  他写道,陈龙岩忠诚可靠、廉洁自律,协调各方、服务大机关、掌控财政和支援军队样样得心应手。老陈去世后,他顿感失去了左右手,而在两江辖区内,尚未发现合适人选。言下之意,继任者应该像陈龙岩那样德才兼备才行,否则两江地区的工作就会受影响。


  铺垫既已完成,于成龙亮了底牌:恳请皇上特事特办,召集各大臣开会讨论,现场推出合适人选。


  在报告的末尾,老于成龙巧妙地点了一个人:有皇上关怀,像通州知州于成龙那样的好干部,一定会脱颖而出的。推荐小于成龙是报告的核心,康熙帝那么智慧,过得了关吗?


  于成龙动了吏部的奶酪,吏部自然不爽,话说得很在理:打破常规不是不可以,但那些排着队等抽签的干部怎么看?再说,“廷臣会推”知府这一级干部,没有规定,没有先例,还是照章办事为宜。


  康熙帝浏览了报告,微微一笑,当场拍板:这事拖不得,抽签、“廷推”都来不及了,让通州的小于赶紧去吧。于是,一个江宁城有了两个于成龙,一时成为美谈。


  吏部大跌眼镜只是开始。小于到任后干得风生水起,官民口碑极佳。两年后,对他有知遇之恩、被康熙帝命名为“天下第一廉吏”的老于积劳成疾,溘然长逝。江宁城里议论纷纷:小于的前途到头了。


  不久,康熙帝到江南考察干部,亲笔题词送小于,明确告诉他:以你的级别不应享有此等荣誉,但大家都反映你廉洁有为,所以这是你应得的。临行,叮嘱小于永葆本色,不负老于厚爱。不久破格提拔小于为安徽按察使,正三品。两年后,小于也成了直隶巡抚,然后是左都御史,直至累死在河道总督任上。


  康熙帝全盘支持于成龙的人事方案,是有深刻背景的。对此,老于比吏部看得准,所以才敢打那样的报告。


  康熙帝上任的时候,明朝覆亡、清朝入关才十几年。他的父亲顺治帝24岁就去世了,稳固政权的任务落到他身上,而他的志向更为远大。从哪里入手呢?经过长期观察,康熙帝发现官场现状与他的政治理想很不匹配,必须先抓吏治。


  在康熙任内,共有五百多名腐败分子受到法律制裁,六千名无能、无为、不适合行政工作的大小干部,分别被免职、降级或辞退,前无古人。


  康熙的另一手是全力扶持清官能吏,鼓励忠诚担当。这一手运用得出神入化,出牌不按牌理,像魔术师一样让人惊讶不已,这是康熙治吏的最大特点。


  一是下功夫挖掘有培养前途的清官能人,安排使用不拘常规,建立了崭新的用人导向。


  康熙帝在帝王生涯中,公开表彰、重用、破格提拔干部达七百多人,两个鞠躬尽瘁的于成龙只是其中一个案例。老于成龙是明末贡生,属于政治上有瑕疵的干部。在短短数年内,康熙帝将他由七品知县,一路超擢到封疆大吏,理由就是他又干净又苦干。官员们看到了官场新风向,明白前途在自己手上。


  早在直隶巡抚任上,老于便发现通州知州小于是个干净干事的好苗子,多次褒奖和推荐他。爱屋及乌,康熙帝对小于一直留心观察,迟早要用的。君臣三人以事业为重,配合默契,传导正气,引领各级官员向善向上,是沉甸甸的康乾盛世的一缕轻盈花絮。


  二是培育正气,为清官能吏遮风挡雨,决不让好人受气。


  在封建官场上,好人受气坏人神气的故事史不绝书,在康熙朝却少见。康熙帝第五次南巡下榻江宁的龙潭,赫然发现床上有一摊蚯蚓粪。这下完了!大家都为江宁知府陈鹏年捏把汗,因为他负责接待工作。康熙帝不动声色,工作间隙问一个孩子:江宁有好官吗?这孩子说:有啊,陈鹏年。


  经过进一步调查,康熙帝弄清了真相。两江总督阿山打算向百姓增加赋税,陈鹏年死活不执行,多次据理力争,阿山便把他支去龙潭给皇上搞后勤,一为调虎离山,二为等着他犯错误。按照老习惯,皇上身边工作人员悄悄向这位地方官要钱,他假装听不懂。于是,蚯蚓粪便到了皇上床上。后来陈鹏年入武英殿,升河道总督。


  被康熙帝越级提拔为巡抚的陈傧,独自背着破被子骑着老马上任,负责迎接的下属找不到新领导。老陈一到任就聚焦作风问题,集中处理了一大批鱼肉百姓的官吏,有人便开始告状。康熙帝马上表扬陈傧:人家的做官格言是“拿一个等于贪千万”,这样的官儿太少了!


  三是深知人无完人的道理,注意保护干事创业积极性。


  官员也是人,是人总会犯错误。康熙帝治病为了救人,改了就是好干部,努力把人引向正道。吴江县令郭琇曾被迫给领导送过钱,经教育洗心革面,变成江南最好的县令,康熙帝便调他进京从事监察工作。“铁面御史”郭琇既忠诚又担当,将权倾朝野的“大老虎”明珠拉下马来,被越级提拔为湖广总督,功勋卓著,堪称一代名臣。


  小于成龙在治河问题上决策失误,与同事产生了激烈争执,最终造成了一定损失。事后小于很后悔,向皇上作检讨:这件事我错了,下回按人家的办法来。皇上谅解了他,让他继续负责水利建设。结果只用短短三个月,小于便把桀骜不驯的浑河、无定河治理得服服帖帖。康熙帝很高兴,给这条河起了个响亮的名字:永定河。


  经过一个甲子的不懈努力,康熙的清官能吏队伍蔚为壮观,史上少见,除了刚才提到的,还有张伯行、范承勋、格尔古德、赵申乔、彭鹏等等,名单很长很长……


  康熙皇帝恰恰抓住了这个牛鼻子,把锄草与施肥、“拔烂树治病树”与“植树造林”统一起来,涵养了良性循环的官场生态,形成了群贤毕至的“清官现象”、见贤思齐的马太效应,天下英雄齐心合力,终于推开了通向辉煌时代的厚重大门,这是他取得成功的闪亮钥匙,我们应该仔细端详。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作者:习骅】

(责任编辑:马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