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轨嫖妓、打牌抽烟,却拥有36个博士学位,是世间少有的君子!

摘要: 风流人物!

09-10 02:21 首页 收藏攻略



胡适(1891~1962),原名嗣穈,学名洪骍,字希疆,笔名胡适,字适之。著名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 以倡导”白话文、领导新文化运动闻名于世。”



网上一直有一个流传甚广的、关于“胡适留学打牌日记的段子:



7月4日

新开这本日记,也为了督促自己下个学期多下些苦功。先要读完手边的莎士比亚的《亨利八世》......


7月13日

打牌。


7月14日

打牌。


7月15日

打牌。


7月16日

胡适之啊胡适之!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先前定下的学习计划你都忘了吗?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7月17日

打牌。


7月18日

打牌。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么?翻开这些段子的真实出处——共有八卷的《胡适留学日记》,7月原文如下:



7月2日(星期日)

读《马太福音》八章至九章。作书寄李辛白。天热不能作事,打牌消遣。


7月3日(星一)

有休宁人金雨衣者,留学威士康星大学(WisconsinUniversity)电科,已毕业,今日旅行过此,偶于餐馆中遇之,因与偕访仲藩。十二时送之登车。

今日天气百一十度。打牌。


7月5日(星三)

往暑期学校注册。下午打牌。


7月6日(星四)

暑期学校第一日,化学(八时至一时)。打牌。


7月7日(星五)

上课。打牌。


7月8日(星六)

无事。打牌。天稍稍凉矣。


7月22日(星六)

晨往Robinson照相馆摄一小影。打牌。读美国短篇名著数种。


7月24日(星一)

上课。得德争一书。打牌。演化学算题。


7月25日(星二)

上课。作书复德争。打牌。


7月29日(星六)

读《马太福音》。读SamuelDaniel情诗数章。打牌。



胡适在美国


这段时期正值胡适在康奈尔大学第一学年的暑期,从日记中可以看到,他在暑假参加了暑期学校继续学习。这也使他能够在之后两年(共三年)就修完了大学四年的所有课程。在此期间的打牌,只是作为读书学习之余的消遣而已。



当然了,从那段时期的打牌次数看,说胡适沉迷打牌也并非不可。沉溺到以至于是堕落,胡适也确曾有过,那是胡适留学美国的前一年。


年少迷茫,喝酒打牌逛妓院!



青年胡适


1908年,胡适17岁,在上海就读中国公学,那时学校正闹风潮,于是他的学业不得顺遂;加上家里亲戚经商不利,变故频繁,这时他成为了一个心灰意冷、百无聊赖的少年。



“前途茫茫,毫无把握。他在《四十自述》中记述说,“在那个忧愁烦闷的时候,又遇着一班浪漫的朋友,我就跟着他们堕落了。胡适的打牌,就是在这时学会的。“从打牌到喝酒,从喝酒又到叫局,从叫局到吃花酒,不到两个月,我都学会了。学会以后,就完全到了沉溺的地步,“我那几个月之中真是在昏天黑地里胡混。有时候,整夜的打牌;有时候,连日的大醉。



胡适的喝大酒,在一天晚上终于“闹出乱子来了。那晚雨很大,他们先在一家“堂子(旧称妓院)里喝酒,喝过一轮又到另一家去“打茶围(跟妓女喝茶聊天)直到深夜。临走时胡适已大醉,可还能下意识在“局票(用以招妓的字条)上写诗词,友人就把他一个人送上了人力车。等胡适意识清醒时已是第二天早上了,他发现自己并不在床上,而是睡在冰冷的地板上,巡捕房的地板上!



原来夜里他被车夫摸了钱,剥了马褂,拉车跑掉了。他提着一只鞋在大雨里下意识往回走,看到一个巡捕拿灯照他,就破口大骂,接着跟那巡捕在泥水里扭打起来,两人都搞得伤痕累累。自然,胡适之后就被带进了巡捕房。此次的“乱子,竟成了胡适一次精神上的大转机,也是胡适一生命运的大转机。


误进巡捕房,反思彻悟出国留学!



庚款留学生(胡适为立者二排左一)


从巡捕房出来后,看着镜子里一脸的伤痕,浑身的泥湿觉得对不住在家乡时刻念着自己的慈母,又想起“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诗句,心中十分懊悔,当即就辞去了华童公学的职务(当时他在那所小学教国文),决心筹备庚子赔款官费留美的考试。



19岁时,胡适考取庚子赔款官费生,留学美国,师从美国“实验主义”大师约翰·杜威。


△《胡适留学日记》自题

“卅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收到这重印第一版”


胡适在留学第一年对于打牌的沉溺,实是那段堕落生活的后遗症。在打牌较为密集的7月和8月过后的日记中,确实也未再出现任何关于打牌的记录。当然,也可能是打了没有记录下来,这些今天都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时的胡适之早已不是先前堕落的胡适之了。



留学以后,胡适对嫖娼一事也颇有一番反思,国外视之为“大恶之事,在国内竟被视为无伤道德的风流雅事,他在日记中写道,今誓不复为,并誓提倡禁嫖之论,以自忏悔,以自赎罪,记此以记吾悔。在之后的岁月里,胡适虽也曾有过逛窑子的记录,但考察的性质居多了。



对打牌之事胡适也有反思,曾撰文痛批中国麻将陋习:哪一个长进的民族,肯这样葬送精力和光阴?


任职北大,成为和学生同龄的教授!


1917年胡适自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就任北京大学教授


1915年,陈独秀在上海创办了《新青年》,这份刊物成了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风向标。1917年1月,《新青年》刊登了一篇标题为《文学改良刍议》的文章,作者署名:胡适。文章旗帜鲜明的提倡白话文,如一股清新脱俗的泥石流,势不可挡冲击着当时“言之无物”的中国文化界。



1917年夏,经陈独秀推荐,北大聘刚从美国留学归来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且年仅26岁的胡适为教授。两年后,1919年,胡适出版《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册,整个中国上层文化圈和思想界受到了革命性震动,一夜之间,胡适暴得大名。


任北大校长时的胡适(左二)与清华校长梅贻琦(左三)


胡适太年轻,以前从没人听说过,因为一篇文章就可以做北大教授?有人公开表示不服,国学大家章太炎的徒孙傅斯年就是其中之一,他不由分说拉着精通旧学的顾颉刚闯进了胡适的课堂,几节课听下来目瞪口呆。这位年轻的胡教授根本就不按常规出牌,讲哲学和修辞学直接从周宣王开始,老一辈必讲的三皇五帝唐虞夏商他压根儿就没提。同学们都来问颇有威望的傅斯年:这个胡适到底讲的怎么样?傅斯年说:学问虽然一般,但路子是对的,你们不能闹。就这样,与学生同龄的胡适在北大站住了脚。



作为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胡适始终保有一份温和、理性与包容的态度。他和鲁迅、陈独秀共同提倡白话文,鲁迅在早期的文章中多次赞誉他,后来因为政见不同,大家渐行渐远以致分道扬镳。鲁迅的投枪就朝这位昔日的战友身上扎来一而再再而三地讥抵他,但他总不说话。1936年,一生以反鲁迅为志的女作家苏雪林大骂鲁迅“人格卑污”“心理完全变态”。时人多保持沉默,这时,胡适站出来告诫她“不要攻击其私人行为”,并对鲁迅一生的功绩做了坚决肯定。


虽为包办婚姻,却有六段中外情史!



有人说胡适的情史

是太阳、月亮、星星

他是太阳

照亮了无数仰慕的女子

初恋、妻子、情人是三个月亮

徐芳、陆小曼等露水情缘是星星


江冬秀:包办婚姻



胡适与夫人江冬秀


1917年秋天,胡适从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同年12月,胡适尊奉母命,在老家与比他大一岁的江冬秀举行新式婚礼。



胡适在五四时期写的第一个白话剧本《终身大事》就是宣传男女青年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婚姻。但是胡适却在个人的终身大事上,遵从了“父母之命”的包办婚姻。



在胡适13岁时,随同父异母哥哥到上海读书。临行前他的母亲为他订了婚。未婚妻是旌德县的望族江家的小脚千金江冬秀。胡适对这门婚事不感兴趣,可是他对母亲非常孝敬,就默认了。



1923年7月胡适向江冬秀提出离婚。传闻江冬秀一听,抄起家中的菜刀跟胡适说,“你要离婚,我先杀了两个儿子再把我自己杀了。”吓得胡适再也不敢提此事,不过也有资料称这只是夸大。


胡适夫妇与二子


胡适惧内是出了名的,胡适属兔,夫人属虎,他说,“因为兔子怕老虎”;有一次巴黎的朋友送来十几个铜币,上面有“PPT”三个字母,胡适看后就和朋友开玩笑说,什么时候成立了“怕太太会”,就把这铜币做会员证章;拍照时,江冬秀坐在太师椅上,大有一家之主的风范,眉眼间确有一股泼辣,胡适则垂手站立其后。



江冬秀是出了名的母老虎,而且眼翳、小脚、爱打麻将、没什么文化。但胡适一生对她包容,每次她发脾气大喊大叫时,他就借漱口之名躲进卫生间里去。见过江冬秀的李敖曾感叹说:“见过江冬秀,才知道胡适的伟大。”



人家笑他惧内,他就搜集从古至今的惧内故事,还发起怕太太协会;江冬秀爱打麻将,他就专门找人陪她打;江冬秀写来错字百出的家书,他就高兴的作诗来夸奖她。天才作家张爱玲曾羡慕的说:“胡适和江冬秀的婚姻是罕见的幸福的包办婚姻。”无怪乎著名史学家唐德刚说江冬秀“成了传统中国最后一位福人。”



或许这就是夫妻恩情,对江冬秀来说,你认这个家,认我这个妻子就好;对于胡适来说,这个家,有一个人在那里就好。


韦莲司:远隔重洋的红颜知己



1910年9月,胡适考取了庚子赔款留学生,进入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农科。青年胡适在美国留学时,结识了青年画家韦莲司小姐。从此,韦莲司小姐成为与他交往四十八年的红颜知己。韦莲司大胡适六岁,是他就读的康奈尔大学教授的小女儿。在胡适的心目中,韦莲司是新女性的理想典范。胡适认为她“人品高,学识富,极能思想,高洁几近狂狷,读书之多,见地之高,诚非寻常女子所可望其肩背



他俩月下散步,湖边谈心,尺牍传情,双方都深深地欣赏,爱慕对方。韦莲司的洒脱独立的个性吸引着胡适,两人在朝朝暮暮的叙谈中品诗论文。韦莲司是搞艺术的,正在纽约艺术学校读书,胡适的文化底子是很厚的,所以他们之间谈论艺术、谈论天下国家的大事,渐渐地感情越来越深。1915年秋胡适转入哥伦比亚大学起,两年写给韦莲司一百多封“情书

 


后来胡适去纽约找韦莲司,两人一起去西方教堂观赏婚礼,在公寓里聊天。可这件事被韦莲司的母亲知道了,按当时风俗,年青男女不应单独相处,韦莲司太太得知此事很是紧张,并告诫了两个年青人,而胡适也以自己在国内有婚约为由,承诺不会逾界。



但,承诺往往意味着不确定,尤其是初恋的人。后来两人经常约会、写信,终其一生鸿雁传情。胡适曾为她写过一首《临江仙》,小儿女情怀满满:隔树溪声细碎,迎人鸟唱纷哗。共穿幽径趁溪斜。我和君拾葚,君替我簪花。 更向水滨同坐,骄阳有树相遮。语深浑不管昏鸦。此时君与我,何处更容他? 


而韦莲司更写过火热的情书:“我整好了我们那个小得可怜的床……我想念你的身体,更想念你在此的点点滴滴……” 



但他们中间隔着一个太平洋,更隔着中西方的文化礼教差异,无论喝了多少洋墨水,胡适骨子里还是中国文人的思想,他不可能抛妻弃子。而韦莲司一生未嫁,让自己成为胡适心灵的伴侣,倾听、支持、尊重他,直到生命的终点,她还在为胡适整理书信。


曹诚英:烟霞洞里的佳人



胡适与曹诚英第一次见面是在他与江冬秀的婚礼上。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妹妹,被请来为江冬秀做伴娘的。胡适对这位比自己小十一岁的伴娘很有好感,曹诚英也很景仰大名鼎鼎的年轻学者胡适。此后,他们开始通信,曹诚英给胡适写信,请求胡适指导她写诗和修改诗作。



1923年4月,胡适到上海参加研究新学制课程起草委员会的会议。休会期间胡适到杭州游玩,顺便看望已经离婚的曹诚英。这次胡适在杭州玩了五天,曹诚英始终陪伴左右,使他们的感情发生了飞跃性进步。临别时,胡适写了首《西湖》,最后一节是:“前天,伊却未免太绚烂了!我们只好在船篷阴处偷觑着,不敢正眼看伊了。”诗中暗喻曹诚英为恋人使他们的关系更密切了。


1923年9月28日,徐志摩(左一)、曹诚英左三胡适 (左四、陶行知(左六等在海宁观潮。


之后新学制课程起草委员会会议复会,胡适回上海出席。此间两人书信不断,胡适也缠绵于曹诚英的绵绵情意之中。于是在会议结束后,便利用北大教授五年一次的休假,再度来到杭州,在烟霞洞的和尚庙租了房住下。当时杭州女师也放暑假,曹诚英就以陪伴胡适养病为名,到烟霞洞与胡适同居一室,两人在一起度过了一生难忘的三个月。胡适曾为此写过一首小诗“多谢你能来,慰我山中寂寞,陪我看山看月,过神仙生活。” 



之后曹诚英发现有了身孕,江东秀又不同意离婚,胡适只好让她堕胎。从此,两人的恋情只剩苦涩,甜蜜是属于过去的,而且只有三个月有限期。


曹诚英一生痴恋胡适,怎奈胡适去了台湾再无相见时。更让人唏嘘的是,曹诚英去世前的愿望是:将自己葬在胡适回乡的必经之路上。



胡适(右二与曹诚英(右一 


有人说,胡适只给了她三个月,她却搭上了后半生,甚至是死后。晚年的胡适曾在台湾的家中挂了一幅立轴:“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上的人影”,说的正是曹诚英,或许她就是他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终不能忘。


徐芳:上海的罗曼蒂克



1939年9月21日,出任驻美大使的胡适收到了夫人江冬秀8月14日从国内寄来的一封信。这位小脚老太太在信中规劝胡适跟一位姓徐的小姐断绝关系。胡适当晚复信,诚恳地表示:“谢谢你劝我的话。我可以对你说,那位徐小姐,我两年多,只写过一封规劝她的信。你可以放心,我自问不做十分对不住你的事。”


这位徐小姐是谁?她跟胡适之间究竟存在什么关系?2002年《百年潮》杂志第八期选登了现存胡适档案中徐小姐致胡适的十封书信,让我们了解到胡适这一段不为人所知的恋情。



原来徐小姐名叫徐芳,是民国时期以才貌双全闻名的才女。她是北京大学中文系1935年的毕业生,选修过胡适开设的中国哲学史课程,毕业后一度留校工作。这位美丽的女生在学校原有不少追求者,她都不为所动,却把初恋的全部真情都给了胡适。1936年1月下旬至2月下旬,她跟胡适在上海有一段罗曼蒂克的经历;借用徐芳本人的话说,就是她跟胡适“同在上海找到了快乐”



从1936年初开始,徐芳就与胡适开始书信往来。在信中,徐芳称胡适为“美先生”,在她心目中,胡适是长得美,文笔美,是她心目中的美男子。她写给胡适的信,热情而真挚,坦率而大胆,很直露地表白了她对胡适的恋情。信中称胡适是她“最爱的人”,称自己是“你的孩子”。1936年8月,徐芳寄给胡适一张自己的小照,在照片背面写道:你看,她很远很远地跑来陪你,你喜欢她吗?



最为热烈的,是在胡适1937年8月赴任驻美大使后,她在给胡适的信中写道:


“你这人待我是太冷淡,冷得我不能忍受。我有时恨你、怨你;但末了还是爱你。反正还是那句话,我要永远爱你,我永远忘不了你。你在那边的生活如何?大约是很快乐吧?说不定又有了新的朋友。不然,怎么会不理我?我最美的先生,你要再跟别人好,我可饶不了你。等你回来了,咱们再算账!你也许不爱听这些话。可是我就这样儿,你不爱听也得听。你的芳就是这脾气。


1937年9月中旬,胡适经香港赴美国;翌年9月17日正式出任“驻美利坚国特命全权大使”,他跟徐芳的直接交往从此中断。


洛维茨:不成恋人成师母



正当小女生徐芳一往情深地恋着胡适之时,胡适却移情别恋,在出任驻美大使期间,在异国另觅得新欢。


胡适与老师杜威


这位女友叫萝德芘·洛维茨,犹太人。胡适老师杜威的秘书,负责处理杜威的日常事务。胡适与她一见面,彼此都有亲切感,谈话投机,互相赏识,更是尊敬和爱慕,几个月后就成了互相约会的好朋友。常常一起喝茶、吃饭、看戏、聊天。从胡适的日记来看,他公务之外的时间,几乎都交给了洛维茨。如1938年的7月12日,胡适要到苏黎世出席世界史大会,临行前他与洛维茨一起吃了晚饭后,驾车游览了赫贞江。



1938年12月5日,胡适因心脏病住院。在他住院的七十七天中,洛维茨经常来看望胡适,就连胡适病房的护士小姐都与洛维茨混得很熟了。这段时间,他们难得有机会到外边去,洛维茨开始给胡适写信。在洛维茨给胡适的信中,她关切地提醒胡适注意身体健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可以让她去办。她还在一封信中说:



“对你(指胡适)来说,以有一个真正的管家为好。如果是我的话,我希望在我回家时,有孩子们在。……我知道,这必得结婚,必须对这个家付出我的一切。我曾答应我的在非洲的朋友,在今年底以前给他答复。但下这决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还写道:“要做的决定使我很伤脑筋,有许多事情我喜欢和你说说,并征求你的意见……给我写封长信吧,现在就写!”


显然,这是在试探胡适的想法,可惜并未得到胡适的回应,她就于1939年9月,与那位非洲男友Roy Grant结婚了。


萝德芘·洛维茨(左)与杜威(右)的合影


不料,这位Grant先生命运乖蹇,结婚仅仅一年就撒手人寰。洛维茨重新陷于孤寂之中,但她与杜威相处十年,也有些日久生情,终于在1946年12月,四十二岁时,与八十七岁的杜威结了婚,成为杜威的第二任夫人。此后胡适与她虽有通信联系,但昔日密友,现在已经是学生与师母的关系了。


陆小曼:不成情人成媒人



胡适是个热心人,喜欢成人之美,乐于当“媒婆”,有“民国第一红娘之誉。他喜欢看到青年人相恋、结合,并主持过150多次婚礼。他先后为四对名人做媒与证婚,他们分别是赵元任和杨步伟、千家驹与杨梨音、沈从文与张兆和、徐志摩和陆小曼。



胡适证婚的民国婚书


亲为徐志摩和陆小曼点“鸳鸯谱”,却让胡适尴尬不已:“情人结婚了,丈夫不是我。”当年有传言,说最初是胡适看上陆小曼,因其无法跟太太江冬秀离婚,陆小曼才转向徐志摩的。待到徐志摩和陆小曼的风流事传开,胡适又积极参与其事,尽力撮合,充当“月下老人”。对胡适和陆小曼的郎情侬意,胡太太江冬秀早有耳闻。看到丈夫很热心地为徐志摩和陆小曼的事忙乎,胡太太怒不可遏,认为丈夫是借做“媒婆”之名,趁机走近陆小曼和其眉来眼去,真是贼心不死啊。



胡适与陆小曼的情分颇深,有当事人的亲笔表白为证。刘继兴在《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里,发现了陆小曼写给胡适的六封信,均为徐志摩去世后陆小曼所写。里面就有这样的句子:


我们虽然近两年来意见有些相左,可是你我之情岂能因细小的误会而有两样吗?你知道我的朋友也很少,知己更不必说,我生活上若不得安逸,我又何能静心地工作呢?这是最要紧的事。你岂能不管我?我怕你心肠不能如此之忍吧!”“我同你两年来未曾有机会谈话,我这两年的环境可说坏到极点,不知道还许说我的不是,我当初本想让你永久地不明了,我还有时恨你虽爱我而不能原谅我的苦衷,与外人一样地来责罚我,可是我现在不能再让你误会我下去了,等你来了可否让我细细地表一表?因为我以后在最寂寞的岁月愿有一两人,能稍微给我些精神上的安慰。


其中女子缱绻细雨般的心思显露无疑,足以表明两人关系并不一般。


发愿不干政治,却险些做了“总统”!


蓄须胡适


从美国学成归来时,胡适公开发愿:二十年不谈政治,二十年不干政治。1937年,空前的国难降临,整个民族的命运大转折,胡适亦不能幸免。1937年,日本人进了中原,七七事变以后,蒋介石请胡适担任驻美大使。他临危受命赴美争取援助,不久被国民政府任命为驻美大使。



这是胡适生平第一次当官,为此不得不中断学术研究近十年。在赠给友人的照片背后,胡适题了一首小诗吐露心情:“偶有几茎白发,心情微近中年;做了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



胡适在美国做大使期间


次年正式上任的胡适,多次拜访他哥伦比亚大学的同学美国总统罗斯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呼吁美国改变靖绥主义立场,为中国的抗战事业主持正义。

 


胡适与美国总统罗斯福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当晚,罗斯福打电话给胡适说:“胡适,我要第一个告诉你,日本人轰炸珍珠港了。”就此,美国正式参与二战。后来,有美国学者感叹说:“美日之间的战争不是不可以避免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罗斯福受到这位颇为干练的中国大使胡适的鼓动。”



1942年,胡适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演讲


他在美国担任中华民国驻美大使期间,行路万里,演讲百次,四处奔走、殚精竭虑,为了表示敬意和对中国抗战的支持,美国各大学纷纷授予他名誉博士的头衔。35个名誉博士,在全世界空前绝后。他的学问不是最好的,但这35个名誉博士头衔,一个一个都是他在国际社会上地位和影响力的体现。

 


左:胡适 右:蒋介石


1948年4月3日,蒋介石认为中华民国宪法为内阁制,实权在内阁,中华民国大总统应为虚位,请公正人士较佳,所以想叫中国国民党支持无党籍的胡适出马竞选行宪后第一任总统,等胡适当上总统后再任命蒋中正为中华民国行政院长,胡适同意,但后来因国民党中执会还是支持蒋介石选总统而变卦。


世间如果有君子,名字一定叫胡适!



他虽抽烟、喝酒、逛窑子,

打牌、出轨、搞婚外情。

但他在二十多岁的年纪

就已跟友人讨论起了“文学革命”;

任北京大学教授时还不满26岁。

其后,他又历任中华民国驻美大使、

北京大学校长、中央研究院院长,

论对整个社会文化影响之大之深,

再无能出其右者。


大学者陈之藩曾说:“没有人不爱春风的,没有人不在春风中陶醉的。春风是爱物的,长者是爱人的。胡适先生是长者。”这句话应视为对胡适一生为人的最好注解。



《水浒传》里,及时雨宋江是江湖通行令,而在民国,“我的朋友胡适之”才是。无论相识与否,大家都喜欢说这句话。



他曾先后资助林语堂、吴晗、罗尔纲、周汝昌、李敖、沈从文、季羡林、千家驹等一大批才子,后来这些人都成为栋梁之才。对青年才俊如是,对走卒贩夫也一视同仁:卖烧饼的鼻子里长了瘤子没钱治来找他,他立即写信给医院院长:“这是我的朋友,一切费用由我来承担。”对受资助者,他从来都是施恩不图报,他笑谈要“长留利息在人间”。


胡适与史学大师何炳棣


胡适的宽容,不仅是对人对事对学问,对社会也是一样。他一生热爱自由,无党无派,故而最能中立的来看待社会形态。



季羡林在回忆他的文章里写道:


“他待人亲切和蔼,见什么人都是满面笑容,对教授是这样,对职员是这样,对学生是这样,对工友也是这样,从来没见过他摆当时颇为流行的名人架子、教授架子。”



晚年胡适


1962年2月24日,胡适在中央研究院开酒会时心脏病猝发病逝。去世当晚,于右任、蒋经国等103人即组成治丧委员会。3月2日出殡路上,从台北到南港,家家燃香、户户路祭,沿路送殡的人加起来有十余万之众。



胡适一生就写过《四十自述》这么一部自传,他在自序中说到,“我们赤裸裸的叙述我们少年时代的琐碎生活,为的是希望社会上做过一番事业的人也会赤裸裸的记载他们的生活,给史家做材料,给文学开生路。



《道德经》里讲: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大善隐身,厚德载物。世间如果有君子,名字一定叫胡适。




首页 - 收藏攻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