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12-11 22:46

摘要: 清晨的阳光穿过百年侨校的老树,洒在暨南园的红砖墙上。经济与社会研究院的会议室里,空气中弥漫着咖啡的香味,

  清晨的阳光穿过百年侨校的老树,洒在暨南园的红砖墙上。IESR的会议室里,空气中弥漫着咖啡的香味,几位老师正围绕着一个学术问题,交换彼此的想法,不时碰撞出思维的火花……

  自2015年成立至今,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Institute for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 IESR)硕果累累,教师高水平论文频出,仅2017年就获得3项国家级自然科学基金、2项省级自然科学基金、9项暨南大学科研培育与创新基金立项,社会调查中心也成功开展多项社会调查项目,如中国乡城人口流动调查(RUMiC)、中国家庭就业调查(CHES)、绵竹儿童认知与非认知能力发展追踪项目(LSCD)等。

  IESR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这里师生的共同努力,更离不开大环境的支持。2017年9月30日,暨南大学校长办公会议决定,将IESR作为“暨南大学综合改革示范区”试点单位,并将职称评定、评聘自主权下放至研究院。这在暨南大学尚属首次!这意味着学校将赋予研究院更高的人事制度、学生培养及智库建设自由度。




一、聘用双轨,动态发展

2017年10月,经单位考核与同领域国内外专家评审,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同意孙伟增博士由研究轨转为教学科研轨的申请。


研究院目前实行教师聘用双轨制——教学科研轨与研究轨。教学科研轨以科研标准(如高水平论文发表等)考核教师;研究轨以智库相关的政策研究成果作为主要考核标准。孙伟增博士此次转轨,是研究院重视人才个性化发展的体现——在满足一定条件下研究轨与教学科研轨可以灵活转换,意味着教师可以综合考虑自身的学术表现、科研兴趣及发展方向,对自身定位进行调整。


“因为我是工科出身,在读博期间,就感受到在工科环境中做经济学研究的难处。”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孙伟增通过参加研究院的各项学术活动,以及与学院同事合作交流,对教学科研岗的工作内容和要求有了更多了解。“在研究院工作,我开拓了视野,对更高层次的经济研究十分憧憬!”


孙伟增坦言,这次转轨其实给自己定了一个更高的目标。这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我非常希望把有限的精力用于学术理论的积累,而教学工作有助于我进一步完善学术体系。长期来看,我可能会更多地从事应用型研究,但这要求扎实的理论积累。


孙伟增在IESR举办的“问政暨南—房地产与城市政策”研讨会上做主题报告


二、自主评聘,学术标杆

改革后,学校将教师评聘权下发至研究院。研究院对教师实行准聘长聘制。教学科研轨含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长聘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 with Tenure)、正教授(Professor)四个职级。研究轨含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长聘副研究员、正研究员四个职级。任职满六年的教师可以获得一个学期的带薪学术休假。


每年,符合条件的教师可以向研究院提出升职申请。初审合格后,申请人材料将送交国内外同领域专家,进行同行评议。之后,由研究院教师及若干名院外专家组成升职评审委员会,综合考虑申请人各方面情况,形成推荐意见,交由院长最终决定。


今年10月,经过同领域国内外专家评审、研究院升职评审委员会审核,谷一桢、史炜晋升为副教授。谷一桢老师表示道:“如今的评聘机制与国际知名高校的相关制度非常接近。研究院没有期刊目录,更看重同领域专家的评审意见。”


谷一桢在IESR主办的“2017城市与房地产经济学”国际研讨会上做主题报告

史炜在IESR举办的计量经济学学术研讨会上做主题报告


三、社会脉搏,学术思考

IESR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的象牙塔。“无论是及时把握国情脉络,还是系统总结中国经验,乃至对传统理论进行创新,都离不开细致艰苦的数据收集工作。”院长冯帅章教授如是说道。


基于这样的认识,IESR成立了社会调查中心、政策研究中心、发展交流中心。研究院通过社会调查中心与政策研究中心承接横向课题,通过发展交流中心开办国际硕士等项目,举办各类培训,自主创收。创收收入将用于学科建设等有利于促进研究院发展的项目。


我院社会调查中心主持的2017中国就业调查项目


成立至今,IESR以数据为导向,关注中国社会,“接地气”的研究成果不断涌现。


冯帅章老师的团队聚焦于人口流动背景下的儿童与青少年发展问题。他与团队实地跟踪调研了3000名包括随迁子女在内的小学生的学习、健康、家庭背景、学校与班级等情况。2017年4月,冯帅章与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陈媛媛、经济记者金嘉捷一道,出版《城市的未来——流动儿童的上海模式》一书,总结近十年的研究成果,引发社会舆论对该问题的关注。

《城市的未来——流动儿童的上海模式》发布会现场


谷一桢老师则应用全国的土地交易数据库和北京的容积率调整数据,进行容积率控制的研究,并提出了一种衡量容积率控制强度的方法。读博前,谷一桢在北京从事过几年城市规划的工作,这段经历对他目前的研究课题如土地利用管制、城市交通等颇有裨益。


此外,还有如薄诗雨、宋彦老师关注医闹事件对高考生源报考医学专业的影响,孙伟增老师关注中国开发区政策,蔡澍老师关注精准扶贫问题,刘诗濛老师聚焦中国城市吸引力研究……正是凭藉无数老师扎实严谨的研究,一些复杂的经济社会问题的机制被一步步揭开,研究院也一步步向着“专注中国问题”的高水平智库迈进。


四、人才培养,精英模式

“数据、研究、智库、学生”,是2015年冯帅章在就职典礼上提到的四个关键词。“研究院四个方面的工作是紧密相关的。数据收集是基础,学术研究和智库建设相辅相成。学生培养建立在前三者的基础之上,又为这三者服务。”冯帅章教授表示道。


如今,IESR的博硕招生与培养模式,与国际一流经济系培养模式接轨,并单独制定博硕研究生导师资格认定标准,报学校学位评定委员会通过后实行。与此同时,研究院通过本科创新班进行本科教育的改革试点,采用一流师资和北美经济教育模式。


负责学生相关事务的谷一桢老师与研究院的本、硕学生接触后,欣慰地说:“这些学生都很活跃、很聪明,对学术研究充满兴趣。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当任老师们的助研,为研究的顺利开展提供了出色的帮助!”


冯帅章教授认为,要给学生们机会,创造条件让学生尽早接触调查项目,也鼓励学生跟随导师开展前沿学术研究,“这样才能在实践中不断提高自身的学术水平,积累研究经验。

IESR2017年开学典礼师生合影


根据《经济与社会研究院综合改革示范区建设方案(2017-2022年)》,IESR的核心目标包括两个方面:一,打造鲜明的国际化特色以及与国际接轨的管理体制;二,建设以中国问题为特色的学术及政策研究队伍,特别是在劳动经济学、区域经济学、环境经济学等方向要达到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


IESR犹如一只雏鹰,即将展翅翱翔——研究院规划,五年内全职教师规模达到50-80名,涵盖应用经济学各主要领域。教师队伍中海外毕业博士比例达到90%,组建一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特聘教授队伍,输送学生到世界排名前50学校继续深造。以数据调研为特色,打造国际先进、国内一流、华南地区首屈一指的新型国际化智库。


一幅蓝图令人心潮澎湃,而当走进IESR,一种细水长流般的宁静会包围每位师生的身心。“研究院以实证数据为基础、以高质量研究为目标,让人不容易陷入到浮躁的状态。”孙伟增说道。同时,研究院老师之间的分享和讨论,常常得到“1+1>2”的效果。“这里有很多优秀的同事,不论是在平时交流还是在学院brownbag seminar交流中,都得到了不少启发。”谷一桢表示道。


IESR几乎每周都会请其他院校的学者来开seminar,分享他们的研究进展。此外,研究院也主办过几次国际学术会议。助理教授蔡澍特别提到去年组织的AFIT(Asian Family in Transition)会议:“会议有诺奖得主Heckman教授参加,能跟这么多牛人交流,机会十分难得!”前来访问的多伦多大学经济学教授Loren Brandt对此也给予肯定:“IESR大部分成员是年轻学者,引进或者邀请有经验的教授来交流,为年轻学者提供学术建议和学术资源,这大有裨益!”

AFIT会议与会嘉宾合影


谷一桢老师很喜欢IESR的这种氛围。“在IESR工作感受非常棒。学院有专业的行政团队,让我们减少了很多行政事务,有更多的时间专注于研究。当然,为每位老师配备独立的办公室也是加分项。工作之余,同事之间相处很融洽。可能因为大家都很年轻,我们会经常去踢足球、打羽毛球或聚餐等等。”

IESR足球小分队


回首两年前IESR的成立,史炜老师感慨地说到:“两年不到,研究院从教师、学生,到社会调查中心、政策研究中心等等,从无到有,渐成规模,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事业!”


正如院长冯帅章教授所说:“人生最幸福的事情,是成为伟大事业的一部分!”冯帅章认为,经世致用是学者的价值所在。“通过研究,拨开某些社会问题的迷雾,并基于证据提出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这既是学者的责任,也带给学者巨大的价值感!”


前路未知,却充满阳光——IESR正在向国际知名、国内一流的经济学科研教学机构与国际化智库大步迈进!


来源: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

作者:李蔚 徐梦瑶